散文朗诵-灞桥

灞桥折柳


作者:初国卿,吴昕孺
朗诵:李进

灞桥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柔软的地方。

据《三辅黄图》记载:“灞桥在长安东,跨水作桥,汉人送客至此桥,折柳赠别”。

折柳,是相当古老的风俗。从《诗经》里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喜欢把离别和杨柳联系到一起。“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柳”和“留”同音,柳丝摇曳,又常给人依依不舍的感觉。

当年的灞桥,处处都是杨柳。每逢暮春,柳絮如雪,漫天飘飞。“和烟和雨遮敷水,映竹映村连灞桥。”唐人笔下描述的景致,我们已无缘得见,不过,灞桥让我真正惦念的,还是离情。

“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 柳永的一曲《少年游》令人黯然神伤。“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春草。”李白的名句,更让灞桥成了送别的胜地。

其实,天下别离一样苦,岂独灞桥?只是历代中国文人,大多怀着强烈的政治抱负,积极入世。于是乎,失意的与得意的,留守的与调迁的,豁免的与发配的,相知的与敌对的,都来到了灞桥。小小的灞桥,沉积了中国文人太多的离愁别绪、太多的 扼腕叹息。

漫步桥头,我沉浸在历史的恍惚交错中。眼前晃动的,是那些飘飘的衣袂和拱手相送的身影;耳边响过的,是那些遴遴的车马和隐隐约约的叮咛。

灞桥东岸,几株垂柳弯腰驼背,摇曳着干枯的枝条。夕阳的余辉中,他们显得格外羸弱和憔悴。

回望长安,暮色苍茫,骊山如睡,灞桥如梦。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2019年11月8日

    […] 《灞桥》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