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王》第十二章 阿格巴成为唤醒人

作者:玛格利特·亨利
诵读:王虹

厨师总管单独回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破了,而且一脸的阴沉,阿格巴便知道闪有麻烦了。他担心得几乎发狂,于是紧跟着厨师的脚步。然而他只知道闪留在巴黎,究竟在哪里,或是为什么,那厨师硬是拗得不肯讲?

最后,他被阿格巴的如影随形激怒了,终于一脚把他踢出了厨房。“你这个跟屁虫!”他朝他的背影大吼大叫,“离我远一点儿。你自个儿去找那畜生吧。”

阿格巴逃到巴黎。他时时徘徊于市场、马市与客栈的马厩。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都在通往巴黎的道路上搜寻。除了那卖苹果的妇人给他的苹果之外,他什么也没的吃。不得不睡觉的时候,他就蜷缩在当初闪被卖掉的围场的干草堆里。

一天晚上,巧克力店的老板给了他—份唤醒人的工作。“反正你好像也很少睡觉,”他告诉阿格巴,“干脆负责把人叫醒,赚点儿钱好了。再说你看起来挺需要热腾腾的巧克力暖暖肚子,也需要亲切的话暖暖你的心。”

阿格巴很高兴有这份工作。巧克力店位于市场中心,服务的都是些马车夫与买家,或许哪天闪的主人会出现也说不定。

现在他每天晚上都会到马市的围场睡几个小时,然后在日出之前,他便赶到巧克力店,喝他那一锅热巧克力,喝完随即上工。等到市场的摊贩准备好要做生意的时候,阿格巴的责任就是唤醒半夜赶到,却在喝热巧克力时体力不支睡着的顾客。

有些顾客睡得好沉,怎么摇也唤不醒,他们几乎需要被人搀着站起来。这些睡得很死的人会付给阿格巴两苏(法国以前的一种铜币)。睡得比较浅的人给他一苏。有些只是对他笑笑,一苏也没付。

初夏的一天傍晚,阿格巴在前往围场的路上,决定晃到圣戴尼大道等天黑。他停下脚步,看着一口大理石喷泉的泉水奔流,丁丁冬冬的水声触及他记忆的深处,眼前的街道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伊斯梅尔国王的御花园,阿格巴闻到了橘子花与茉莉的芳香,也听到了国王的声音:“一匹马必须是干净的红棕色,带了点儿金色。”

他几乎没有察觉到车轮的声音,也几乎听不到未钉铁蹄的马蹄喀啦喀啦地响。不过他还是回到了现实,并且习惯性地转过头来看看那畜生。

他心中突然一动。那是一匹灰不溜秋的小马,拖着一辆空马车朝他而来。马儿转向喷泉,像是要喝水,可是那车夫猛地把它硬扯回去。

阿格巴的心跳似乎完全停止了,然后又突然怦怦跳了起来。他挥手叫那人停下。
“闪开!说你呢!”车夫一边咆哮,一边用他那长长的鞭子打在阿格巴腿上。

阿格巴急忙跳开,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匹马。他想从喉咙里发出小小的流水声,可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没关系,这匹挨打的马决不可能是闪。他会想到闪,不过是因为它的体型较小罢了。它的胸前没有麦穗纹……或者……会不会被马具的项圈遮住了?它的右后腿上也没有一颗白点。或者……会不会被泥巴盖住了?

阿格巴跟随那辆车经过一间大客栈、一家木偶剧院,经过许多有着人字形屋顶的房子,那屋顶像一只只三角形的眼睛在望着他,然后,车子穿过污秽不堪的老旧街道与狭窄巷弄。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有一回,那匹马绊了一下,阿格巴听见那车夫咒骂得好大声。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就在阿格巴快要听不下去那马蹄声的当儿,车子转进一条窄得不得了的巷子,并且在一个东倒西歪的棚子前停住。

阿格巴躲在一个大木桶后面四处窥视,发现棚子里有一半是空的,另一半堆了高高的木柴。他看见一只猫从柴堆里跳了出来,然后朝马儿飞快地跑过去,四条腿一蹬,蹿到了马儿的背上。马儿轻轻嘶鸣一声,但是给车夫的斥责声淹没了。“老疯猫!”他讥笑道,“还 这么喜欢你这个皮包骨朋友?”

阿格巴看着车子被拉进了棚子,看着车夫把马儿套在墙上的一个环上,丢给它一捆干草之后,随即走入越来越深的夜色中,终于不见了踪影。

阿格巴慢慢、慢慢地偷偷走近棚子。他绕过车子,最后才和马儿面对面了。他已经近得可以碰到它的笼头,但是他仍强迫自己决不动手。这时,那只猫轻声喵喵叫着,阿格巴也发出了他唯一发得出的流水声,听来宛如夏日小溪的潺潺流水一般。

马儿的耳朵开始抽动,它的鼻孔翕动着,然后一声不响地低下头,磨蹭着阿格巴的肩膀。

阿格巴不需要找麦穗纹了,也不必看有没有白点。它就是闪!

上善若水

一名忠实的朗诵爱好者。还请各位多多指教,谢谢。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