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翅膀

翅膀

作者:边城才子

每天上班,路过小区门口,就会看见一个三十出头的小伙,摆了个摊子在那儿修鞋。工具箱旁边靠着一个拐,一看便知,是个残疾人。见面总觉得有点面熟,就是想不起在那见过。他总是出于礼貌地朝我笑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容很灿烂。我也回敬他微笑。我这不是在敷衍,我一向对那些身残志坚的人都是非常敬重。

一天在单位,领导让我接待一位本土作家,听说他的小说在省报上都连载了,现已出版成书,准备在新华书店做一下宣传,搞一个签名售书活动。我在图书大厅里看见一个拄着拐的青年。老远就朝我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顿一下,他说:“陈老师,我们是熟人了”,我们都会意地笑了。

我将他带到办公室。泡了一杯龙井,他喝了两口,清了清嗓子便开始讲叙他的经历。他原本是一名军人,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受了伤,左腿粉碎性骨折。退伍后本可去残联上班。但他并没有接受政府的照顾,想做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他白天给人修鞋挣点钱维持生计,晚上写作。就这样两三年后,大大小小的报纸上便有了他的文章。

我说:“原来大名鼎鼎的“零上一度”就是你啊。我也是你的粉丝啊!”他谦虚地笑了笑。说:“陈老师你的诗作我也非常喜欢”。我说:“我那是业余爱好,上不了台面”。他又说:“陈老师其实我知道你已经很久了”。“哦、好像有点印象,就是….”他见我一脸疑惑,接着说:“三年前的作协茶话会上我们见过面”听他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要不怎么这样面熟了。之后我又谈了售书方面的事情。临行前,他要送我一本书,我说:“我可以买下,就算你的书在我们书店,卖的第一本。”他还是执意要送给我。我只好收下了。我送他下了楼,我看见他一瘸一拐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我的鼻子有点酸酸的。我重新拿起那本书,淡蓝色的封面,印着四个字“点亮翅膀”。
我用了整整一夜看完那本书,心灵得到了洗礼,他那闪耀的翅膀照亮了我的心灵。等我合上书页,天边已出现了鱼肚白了,这个喧嚣的城市又重新恢复了生机,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边城才子

出身在素有“千载诗人地”的池州,一个诗歌及朗诵爱好者,业余爱写一些诗句,偶有诗歌见于报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