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台崖柏》 作者:郜希贤

我是遗落在岁月深处的一粒墨只有白云的白,能够托起我心仪的飞翔我饮风声,啜chuò 雷电内在的骨骼也像反骨,常于苍茫处吹一截鹰笛扭曲与疤痕,那是我走过的路跟回忆我想要的生活,只有日月的刀子才配雕刻岩间炎凉,鸟声逼仄zè云纹一样的年轮若作唱片,听完我的身世你肯定会悲怆,会恍然间生一节啸叫的傲骨寂静时,远处的大黄河也会泊入梦中平野上的草垛,羊群,都像旧时光一样流淌我沉湎于慢生活,几千年了,抱紧命运里的苦石头一刻不停孕育铁,我用吸来的雾气也孕育铁哪一天里,当你在山间看见我的妩媚最好不要走近我,我的性情,其实你根本不懂假如有一天我真的老了,吐完最后一声叹息还让我在冷艳崖畔站立吧,让我以道人的形态握笔向空间挥出盘桓我一生的最壮美的绝唱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