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鲲鹏之志

鲲鹏

朗诵:林晓
作者: 林钿

深春的气温依然的寒凉,晨曦,有福躲藏在温暖的被窝里,延续春眠不觉晓的人儿,该是最惬意的享受吧!而我的美梦却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所搅碎,好不情愿地被赶出了梦乡,我强迫自己睁开了双眼,却发现屋内依然的漆黑。床头灯亮了起来,那不近人情的光线恣意射向睡眼朦胧的我,神智被唤醒了,身躯被驱动了,温馨的睡榻被告别了。家中的灯一盏盏亮起,拖沓的脚步声渐渐密集,催促之声也俞见响亮,最后的吆喝声,所有人才由缓缓变得匆匆,这天,我们全家可是要上山祭拜家父家母的啊!当收拾好祭品,拎齐大包小包,一家子终于上车出发了。抬头远眺前方的观景,臆想中的春意盎然,碧空无际景色竟未有呈现,而漫漫的白雾却盈满了我的双眸。曾经,熟悉的道路,无数次经过的桥梁,激情登高为之抒怀的城廓,已经变得模糊,我似乎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这昏暗的清晨,这遮天蔽日的烟雾,笼罩了我的周遭,混沌了我的世界。老天啊!您何故选择这一特殊日子?在我萧瑟的心坎上再涂抹上一层凄婉!难道?这阙灰暗的天幕,这不见曙光的黎明,这黯然的前路,是我尽人孝的回馈?

深春的气温依然的寒凉,晨曦,有福躲藏在温暖的被窝里,延续春眠不觉晓的人儿,该是最惬意的享受吧!而我的美梦却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所搅碎,好不情愿地被赶出了梦乡,我强迫自己睁开了双眼,却发现屋内依然的漆黑。床头灯亮了起来,那不近人情的光线恣意射向睡眼朦胧的我,神智被唤醒了,身躯被驱动了,温馨的睡榻被告别了。家中的灯一盏盏亮起,拖沓的脚步声渐渐密集,催促之声也俞见响亮,最后的吆喝声,所有人才由缓缓变得匆匆,这天,我们全家可是要上山祭拜家父家母的啊!当收拾好祭品,拎齐大包小包,一家子终于上车出发了。抬头远眺前方的观景,臆想中的春意盎然,碧空无际景色竟未有呈现,而漫漫的白雾却盈满了我的双眸。曾经,熟悉的道路,无数次经过的桥梁,激情登高为之抒怀的城廓,已经变得模糊,我似乎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这昏暗的清晨,这遮天蔽日的烟雾,笼罩了我的周遭,混沌了我的世界。老天啊!您何故选择这一特殊日子?在我萧瑟的心坎上再涂抹上一层凄婉!难道?这阙灰暗的天幕,这不见曙光的黎明,这黯然的前路,是我尽人孝的回馈?

行走在烟雾弥漫的路上,本该小心翼翼的驾驶,聚精会神于茫茫前路,然而,脑海里却莫明地滋生许多虚妄。想象那些还赖在被窝里酣睡的人儿,那些还沉浸在春梦里继续逍遥的宠儿,战战兢兢行驶在路上的我,愤愤不平便也萌生,也许,他们梦境中的景色正演绎着碧空如洗,阳光和煦。我是多么渴望拥抱一缕明媚的阳光,在一个惬意的清晨里,在大自然斑斓的花花草草中,在满院葱茏中漫步,俯身凝视一朵花,一株草,兴许,会不期相遇一段浓情蜜意。亦或,乘着寂静的晨曦,大胆地放纵自己,激情地倾诉自己,任性一回自我的自己!可惜!这等美事美境,想想罢了!能与庭院中那只落单而茫然的鸟儿,对对眼,说说话,已然心满意足。回过神来,礐石永久墓园已经不远,刚刚那些不着边际的胡思,可不敢在父母的跟前流露。再说,过个把时辰,浓雾背后的那轮红日終将冉冉升起,阳光定将穿透迷雾洒落大地,大地必将欣欣向荣。那些沉浸在美梦中的人儿也终须起身,终将撑起一张张或真或假的笑靥,在灿烂与阴霾的尘世间游走,人啊!本来如此。

三月初三,老黄历的清明节,这一天,是我们与父母亲约定的团聚日子。为了避开车流拥堵,儿孙们决定早点出门,免得老两口着急。还真如所愿,一路上除了迷雾耽搁点时间,倒也顺畅。当我们迎着墓山拾级而上时,才发现此间祭拜的人流早已络绎不绝,慵懒晚辈竟敢拿早起说事儿,想来颇感赧然,一会儿见了父母大人,定少不了一番数落。于是乎!我们一溜烟上了山,手脚麻利地割草、打扫、摆纸、描金、上贡品,一阵忙碌过后,终于可以双膝下跪,举香齐眉,叩首拜谒了。青烟袅袅衷肠绕,年年寄语可知晓。人世间的情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清楚的,更何况是阴阳相隔。只是,那份不舍,那份不甘,那份痛,又何以释怀?趁着焚香间隙,按惯例来到挚友少河坟前,我俩分隔也有二十几载了,每年,我都会在他的墓碑前,点上两支烟,你一支,我一支,静静地坐着,默默地思念着,时而,也会埋怨,也会流泪,也会神游从前,进而,便有了些隔空的对话。也许是造化吧!少河生前的家与我家只一街之隔,如今,他的墓穴离父母亲的墓穴依然是这么近,他不认识我父亲,可母亲对他却如儿子般疼爱。或许,当母亲也入住这里,他已是家中常客。

天地轮回,造化弄人,短短的几个钟头,我已是云里雾里,天上人间走了一遭。唐代诗人白居易那首: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这首诗,似乎是为我今日所写。人生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今天的手足俱全,百年之后不过一堆白骨。人生苦短、世事无常,朝如青丝暮如雪,来如春梦兮去似朝云,又有谁人可解?忽然间,一缕红润的光芒不经意间洒落在墓碑上,映红了家人萧瑟的脸庞,刚刚严肃的气氛,绷着的神经,弥漫在心中的潸然悄然间灰飞烟灭了。当一抹春风拂过,说笑声,调侃声便萦绕了我们,心扉温润了,心潮澎湃了,我们又回到了天伦之中。一大早折腾到现在,心绪总随天色的阴晴而转,总在沉闷与欣喜中交集,终不能把控自己。人活在天地之间,便离不开老天的把控,我们试图去了解它,认知它,从而找到生存之道,可凡胎俗体的我们要认知它,了解它,简直是痴人说梦。老天不会说话,也没有语言,没有文字,可它会很真实的把它的真相,把它的本相,完完全全地透露给我们,这便是伏羲氏的天垂象学说。天机不可泄露,看天色而行,自古人类就学会了卑躬于天,今天的大雾弥漫,臆想的春意黯然,期待的明媚阳光,心绪随之起伏,便也无可厚非了。然而,天地运转,气象万千,本来就是自然界蕴藏的道,怎会因谁的意念而改变?老天的一点点捉弄,使我神行恍惚,愚痴显现了。

立于山巅之上,迎面漫洒的朝阳,远眺脚下这片大好河山,我的心已被这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色所融化。远方的三江之口,正源源不断地把生命的乳汁注入汕头港湾,滋养了潮汕千百万子民,那绵延千里的山峦叠嶂,庇护了这一方勤劳聪明的人民,也葳蕤了这个族群的灿烂文化。潮人,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精神,回馈上天的恩赐。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潮人在历史长河中得以一脉相承,生生不息,其致胜的法宝不正是有了传承吗!曾经混沌的我,因为秉持了潮人的传统,没忘了家风传承,牢记为人本分,承蒙父母,挚友的庇护,心灵得以洗涤。我身后的亲人,是我生命中注定的牵连,父母给了我生命,更传承了家风族训。虽说父子只有区区十二载的缘分,可他注入我血液里的人格秉性,做人担当,颜面自尊,却永远在我血管里流淌。母爱如天,她的坚韧,她的无私,造就了她的后代永不言弃,正直人生的品格。我与挚友少河不过十八载的人间缘分,我们一起走过懵懂少年到初黯世事的时光,他豁达的性格,宽阔的胸襟,无私的赋予,感动了我的一生。回眸间,人生不过匆匆几十载光景,总在相伴相别相忘中缘起缘落,而那个深深根植于你心中的人,必定是给了你心灵的震撼。缘长缘短,缘深缘浅,終不由我们把控,而先人的音容笑貌,永远盈满我们的生命。可以确信,我的下一代,再下一代,一定会记得他们。大将军卫青那句千年之后谁还记得谁?是啊!有些人走了,你可能十几年、几年、甚至只有几天便会忘了,然而,汉武帝刘彻,大将军卫青的名字,却让千千万万炎黄子孙,真真确确地缅怀了千秋万代。因为,他们开拓的丰功伟业,走在了巍巍中华的正道之上。我感慨于命运的威力,屈服于尘寿长短的宿命,然而,天降恩泽与我,赐予我生在一个尊道之家,常有善德之人为伴,有家风、传统、文化的接力棒传递与我,继续传递下去,该是我不二的使命。

人类走过了茹毛饮血的弱肉强食年代,也走过了功名利禄的唯我时代,可人类的精神文明也在不断的发展。先贤带领我们步入道德天地,总结出功、德、民之间的关系,自此,追求品格、素养、德行的境界成了人类的终生目标。上闻之人懂得了敬畏于宇宙深处的道,懂得了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天地人融合为一体。然而,人天性中的慵懒、贪婪、虚荣却总是如影随形,人总会在不经意间坠入魔障,故而,品格的修行成了一辈子不懈的功课。回想今晨的慵懒,莫明的妄想,滋生的愚痴,如佛教中说的:贪嗔痴慢疑。如何管束虚妄、震慑魔障、弘扬正道之心呢?今日上山祭拜,不想有了一点感悟,修炼自己,升华品格,正气盈身,虚怀若谷,胸有乾坤,这情怀便是家人永远的追求。记得两年前,我去印尼参加国际潮团总会第十九届国际潮团联谊会,来自全世界三千多潮子齐聚这里,无不欢欣雀跃。当东道主印尼潮人总会主席,商业巨子曾国奎老前辈宣布本届大会开幕时,会堂中响起了饱含潮人乡情的国际潮团会歌,每一人无不是热泪盈眶地高声欢唱,因为,每一个人都代表着身后的六千万潮人参加这一宏大盛会,我们都无比骄傲。东道主的不懈的努力,忘我的辛劳,无私的奉献精神,更让我们敬仰。听闻,这是印尼潮团总会经过多年争取才得以举办的,为了今天,他们已经准备了整整四年时间。市井都说商人唯利是图,可是,为了这一盛会,为了一场没有金钱收益的活动,他们甘愿耗费时间,精力,金钱。我在想,支撑他们坚定地走下来的力量,是乡情?是奉献?是情怀?还不足以表达其内涵。举目当今世界,也只有潮人社团能够举办如此规模的世界性盛会了,那日晚宴,曾国奎老先生平淡朴实的致辞,让我振聋发聩,他说: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印尼潮人想请全球的乡亲们吃一餐饭。朴素无华的语言,承载着老先生博大的胸襟,浓浓的乡情,更是代表了广大潮人无私的情怀。那晚,我问同桌的丹麦潮团来了15人,我问:丹麦有多少华人?他说:600人左右,其中潮人不足百人。多么惊人的数字啊!有15%的代表千里赴会。试问?千里迢迢来到雅加达,哪一位不是不辞辛劳准时而来,又有哪一位潮人会推托呢?潮人族群之所以生生不息,源远流长,“胶几人”已深深浸入了我们的血液,“先做人,后做事“的浅显道理,内涵了潮人的精神世界。潮人清楚地知道,只有把自己融入族群,为族群的兴旺发达而努力,才配做潮人,才无愧于祖先。愿意请客,欣然赴宴,这便是祖先传承给我们的正道。

潮汕,自古被中原文化所边缘,曾被贬为南蛮之地。然而,先民们却汲取了汉文化的博大精深,发展了独特的潮汕传统文化。现如今,潮汕最完整的保留了汉文化的精髓,潮汕话,潮汕文字便是汉文化原型的甲骨文。边远的潮汕未被上苍遗忘,相反,更得天老爷的恩宠,得以一脉相承,在这方水土之上总能彬彬济济。世人总以为潮汕人只善经商,殊不知,有许许多多的杰出英才,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享誉海内外的学界泰斗和书画大师饶宗颐,把毕生睿智奉献给了传统经史研究、考古、宗教、哲学、艺术、文献以及近东文科等多个学科领域,推动了汉文化的发展。我们敬仰的庄世平老先生,靠着审时度势、对经济、金融的广博知识以及不懈努力,在经济领域拥有了巨大的影响力和凝聚力,他深刻体现了中华赤子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和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在他人生的尽头,毫无保留地把两千多亿资金奉献给了国家,而自己的儿子却开着出租车谋生。柯华,新中国外交元老,他开拓了外交战线上一个个堡垒,为新中国加入联大,为香港回归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召唤海外侨胞回国参加改革开放建设,更是他外交事业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他早年投身革命,不惜抛弃旧世界的富裕家庭,为共和国的强盛殚精竭虑。有太多可歌可泣的精彩故事在他们的身上上演,那份对国家,对民族深深的爱,正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根!他们的名字,将深深根植在家乡子孙的心,也必定会镌刻在泱泱中华历史的大典之中,因为他们走在了华夏文明的正道之上。

鲲鹏展翅九万里,鴳雀翱翔蓬蒿间。这是庄子《逍遥记》中的故事,水中的鱼卵可以进化成怒而飞的鲲鹏,而人类不也是从单细胞演绎而来,只是,有的人可以胸怀环宇,腾飞在苍穹之上,有的人却只能在蓬蒿之间徘徊。忽然间,我明白了些许,当我们还滞留在混沌之中,潮汕传统文化熏染了我们,指引潮人走上传承的正道,宽阔了胸襟。而一代代潮汕贤达,用他们的无私奉献,教育了潮人,更用他们天地人为一的世界观,福泽了子孙后代,注入了鲲鹏的智慧基因。多么祈盼,潮人有更多后代,不再拘泥于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如鲲鹏一般遨游天际。

林 晓

写出自己的感动,与大家共勉。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