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艳遇是心口的朱砂痣

艳遇

作者:余秋雨
朗诵: 妍婷姝

读好友的洞庭湖畔艳遇故事,我忍俊不禁,记起了二十年前的一件往事:朋友远行,我折柳相送。临别时调侃朋友:“但愿发生妻子在家担心的事!”语后两人狡黠一笑,身边友妻一脸困惑。那张照见了那个时代拙朴的困惑表情一直存储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时代的艳遇就像米饭里的砂子,细心的妻子淘米时就

已挑得干净,不会给你留下没齿难忘的机会。当然,也并不是每个妻子淘米都那么认真的。而细心的友妻终于悟到“妻子在家担心的事”指艳遇,大概是十多年后朋友锦衣玉食、宝马香车的时候了。

《聊斋志异》写艳遇凡80篇,尽管故事情节老套雷同,无非一个鬼气森森的狐媚情结,但数百年来性情男女依然不忍释卷,过屠门而大嚼……

艳遇是什么?艳遇是你购物时意外抽到的一次大奖,大家会调侃你,让你设饭局;艳遇是你心口的一颗朱砂痣,碧海苍天夜夜心,却又秘不示人;艳遇是男人和女人的一次浪漫合谋,每一次都做得干净利落,春梦了无痕。

有些人的艳遇像云雨初霁的虹霓,亦真亦幻,可远观,却不能近亵;有些人抓住了艳遇的尾巴,一直拖到那个庄严的殿堂上,于是每天清晨一睁眼就拥抱艳遇;但对有些人来说,艳遇则如传说中的UFO,只能听人兴致勃勃地说起,然后在想象中描摹,却从不得机会亲历。

于是浪漫的男人说:我愿是一名乞丐,拍遍城市所有的门楣,期待那瞬间绽放的人面桃花;怀春的女人说:我愿是一棵树桩,静候那莽撞的小兔,撞晕在我不再婆娑的身姿下。

艳遇不同于猎艳,猎艳是追蜂逐蝶,失却了两情相谐的韵味,没有了妙趣天成的情致;艳遇不期而至,却可遇而不可求;艳遇是月下老瞌睡时两情相悦的邂逅,不登名,不造册,却把两颗相思红豆深埋在柔软的心田。唐代诗人温庭筠有诗“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其实红豆不是嵌在骰子上,而是嵌在作者的心田里,相思深入骨中,只是我们不知道温庭筠相思的是何方红颜。

艳遇总是牵来相思如缕。唐代诗人崔护艳遇“人面桃花相映红”,才有“人面不知何处去”的伤感,更生出“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无奈。“挥一挥衣袖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如徐志摩般潇洒者能有几人?至少英雄气短如我辈是做不到的。二十多年前,客游武汉东湖畔的湖北省博物馆,一次艳遇让我一生难忘。

记得当时我正在博物馆一楼观赏随州曾侯乙墓出土文物,一个美貌少女惊现视野,翩翩倩影,移步惊鸿。正在我惊艳之际,她过来与我攀谈,徐徐同行中,我感受到她胸中锦绣灿烂,历史、考古、文学、艺术……让我如醉春风。四目凝眸时,长身玉立的她几乎是与我平视着的。一袭黄裙,肌肤似雪,亭亭玉立。

王安石有诗“桃脸杏腮费铅华”,但她不施粉黛,却人面桃花,莫非这就是曹植说的“南国有佳人,荣华若桃李”?李白有诗“可怜飞燕倚新妆”,可她不假修饰,更娇艳欲滴,莫非这就是李白说的“云雨巫山枉断肠”,“一枝红艳露凝香”?杏黄长裙,无论羽衣霓裳,却衣袂飘飘;粉颈素手,不闻鸣环佩 动,却摇曳生姿。宋玉《登徒子好色赋》是不是说过: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江夏,江夏之美者,莫若东湖畔之子?

记得当时只恨那两层旧展馆那么局促,容不下春情汗漫;记得驻足长谈之际,她的惊鸿丽影引来无数目光的艳羡;记得踱出展馆的无奈和户外小雨的淅沥;记得一把花伞下纤情如伞外的雨丝一样绵密;记得六月初从博物馆到东湖公园大门那一路的凄风冷雨;记得我狠心谢绝她再三的陪我游东湖的请求,只为冷风中我怜香惜玉之心大起;记得她在公交车上最后一次向我招手致意……

不记得我们共处了多久,不记得博物馆里留下了我们多少足印,不记得我们走完几站地;好友的洞庭湖畔艳遇,知姓知名,不去探访她只为不打扰那个美艳少女平静的生活,而我甚至没有问起过这个江城少女的名字,东湖畔的艳遇同样注定只能是平静生活中一个梦幻般的记忆,成为心口的一颗朱砂痣。

刘禹锡晚年写过一首情真意切的《柳枝词》:“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这分明记述的就是一次艳遇,更昭示了此恨绵绵不绝期……

我愿有一只长笛,何日重登黄鹤楼,吹得“江城五月落梅花”,只为当年的江城少女再一次回眸;我愿化为一阵细雨,随风遍撒武汉三镇,只期盼有一滴能润泽她长发飘逸;我愿化为一缕斜阳,只为黄昏中再一次偷窥她的美丽……

上一双轻盈的彩翼,让人感动的不仅仅是朗诵艺术的魅力,更是一段心灵接受洗礼的过程。让我朗诵的诗歌抚慰你的心灵。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