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回归

自然

作者:装聋作哑
朗诵: 苍狼 & 往事如烟

太阳累了,渐渐睡去。
我的梦又来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蹒跚的走过丛林,翻过高山,淌过小河,又一次千辛万苦的寻找我心里渴望已久的宁静与祥和。
本以为我的灵魂已麻木,本以为我不会哭, 直到见到 这个天堂一般的小溪,终于知道原来我的泪水也是咸的。
溪水清澈见底,缓缓流淌,悠然自得,溪边无名花儿争奇斗艳,各种草儿铺满溪岸,有的吐出嫩芽,有的弯腰触地,有的左右摇摆,有的伸着懒腰,有的尽情缠绵,鱼儿客气的和我打着招呼,簇拥在我赤裸的身旁,没羞没臊,放肆嬉闹,顷刻我的心如溪水一般渐渐清澈明亮起来……
朝思暮想的小溪,并不是它天地合一的景色吸引我,在这里没有了城市的灯红酒绿,没有了人间的装模作样,更没有了官场的勾心斗角。
草儿是有生命的,花儿是有生命的,鱼儿是有生命的,溪水是有生命的。自由,随性,真我,和谐……在这里唯有在这里,我浮躁的心灵才得以宁静,游荡的灵魂才得以回归。
其实我原本不是这样的,原本我亦如溪水般纯洁无暇。我淳朴,我憨厚,我不知道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是如何改变我的,把我变得狂躁不安,变得贪得无厌,变得不再安分守己。我不再是我。厚重的面具,空荡的躯壳,卑微的灵魂如行尸走肉游荡在拥挤的人群,徘徊于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于人间的车站码头……
我不知道我在寻找什么,在期盼什么,在等待什么……
我厌烦城市的空气,厌烦拥挤的人群,厌烦每天揣度的日子。
裸贷,卖卵,代孕,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尊严,颜面,文明,何在?
捡尸,卖淫,吸毒,在这个糜烂的世界,伦理,道德,公序,何在?
我也曾不止一次的问佛,我该如何做才能让我糜烂的肉体得已健壮,让我浮夸的心灵得已平静,让我世俗的灵魂得已回归。佛总是笑笑说,莫急,莫急……
我渴望早日得到康复,早日远离这个被世俗纠缠的地方。
我是个听话的孩子,遇到过马路的总要伸伸手,遇到可怜人总要帮一把,碰上伤心的总要陪着掉泪。
尽管如此,依然无法让我自由行走。
因为我总在灵魂深处苦苦的追寻,我们究竟为什么活着,该如何选择我们的活法……
宽容,博爱,慈悲,真的够了吗?
漫长的岁月中,我无法讨好每个人,但我却能对每个人心存感激。
疑惑,挣扎,祈求。万能的佛呀,何时才能熄灭我心中满满的欲望之火?嫉妒,醋意何日能从我的体内彻底根除?请还我一个阳光,健康,丰盈的灵魂与肉体,我在默默的祈祷。
有的人因为几句胡话丢了饭碗,有的人补交了几个亿却能安然无恙。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有的人规规矩矩,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生命,那个见了LV就想吐的23岁的河南富二代,因为酒驾夺走了两条无辜的生命,致三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原先真的有焦虑症吗?
谁说女人都爱钱?我们的国民老公王思聪电驴上不是照样有女人坐?可怜的小编呀,你跪舔,廉价的模样真恶心。
我生性木纳,对于所谓的富二代不羡慕,不嫉妒,有钱了活的潇洒那是自然,请勿无法无天,更不要打扰别人的幸福!
城管,请宽容小贩,因为他们家里有个读大学的孩子;
包工头请善待农民工,因为他老家有个卧床的妻子;
明星们请按章交税,因为这辈子你的钱本就花不完。
我见惯了人间的疾苦,见惯了友人的悲欢离合,见惯了生命的渐行渐远,我无数次泪眼婆娑的仰望天空发呆,无数次的为焦躁的灵魂寻找自由的天堂。
我尊重生命,更爱惜生命,却无法让所有的生命满意。
无奈, 我又一次的匍匐在地,虔诚的问佛,
佛说,不用怕,更不用理会所有人,因为不是所有的生命都是有灵魂的,心中有爱,学会温柔,方可自由回归。
温柔不同于矫情,温柔是骨子里的,是装不出来的。温柔的人爱自己更爱别人,温柔的人善良,豁达,宽厚,深远。
我很早就有一个幻想,找个没有浮夸,没有污染,没有争吵的地方,定居下来。快乐的生活,看太阳下山,看鸟儿缠绵,看袅袅炊烟。
漫长的岁月里,我在苦苦追寻,这样的地方真的还有吗?
倘若真的有,我是幸运的。
我自私,我贪婪,我矫情,我做作,我真的能放下凡间的俗,一走了之吗?
多年前一个小姑娘千里迢迢追寻我的足迹,我们相惜相依,彼此搀扶,不离不弃。
我是丈夫,于她我该如何交代?
算算日子, 再有几年,另一个小姑娘该读研了。
我是父亲,于她我该如何舍得?
小姑娘从礼拜五的下午五点一觉睡到第二天早
上9点还没醒来,没办法才叫醒了她,她是真的累了,12岁的孩子要学十三门功课,哪一科不得瘸腿,否则你就进不了重点高中,进不了所谓的快班,中国的高考制度真的变得人性了吗?真的减负了吗?作为父亲我亦如大多数中国父母一样无能为力,只有无奈的陪着可怜的孩子温良的选择顺从。
人性,无邪,童真,被一寸寸的剥夺,
自由,快乐,幸福,被一步步的吞噬。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
窗外又一次的响起那首耳熟能详的从前慢,这个高温的世界还慢得下来吗?
当她唱完青藏高原,当她在顿悟纠结之后,终于找到一条精神解脱之路,她不想在尘世的往事中徘徊,她渴望在灵魂回归的路上漫步,她是李娜。
李娜说,我不是出家,我是回家。是的,舍弃了鲜花,掌声,红毯,物质。只为了灵魂的宁静与回归。是隐藏,是顿悟,是本我,是回归。
其实,我挺佩服她的,比起无所事事,追名逐利的芸芸众生,她的确找到了真我。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有一个倔强的灵魂,我早已被世俗的绳索捆绑的结结实实,我想也许注定今生我已无法远行了。
有人说,人活着的时候多做善事,将来死了灵魂就会得到最好的回归,它会化成一颗尘埃,细小的,淡淡的,晶莹剔透。
还有人说人若真的回归了,便再也没有人间疾苦了……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