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朗诵-我是无名渔夫

岁月渔夫
岁月渔夫


作者:吴克欣(玄机婆婆)
朗诵:零海岸

当都市里华灯初上、游人如鲫时,我正乘着一叶扁舟驶入沧海。因为我是沧海里的无名渔父: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

我是无名渔父,不知今夕何夕。披起烟蓑雨笠,划出一竿风月,两岸青山历历后退。我便闲垂丝纶,坐看云起,卧听潮生。云卷云舒,白衣变苍狗,苍狗变白衣,风来便苍惶而逃;潮生潮灭,浮萍聚来,浮萍又散,缘分风吹浪打去。千古功名利禄,世上悲欢离合,莫过与此。唯我无名渔父,独坐五湖舟楫,钓一江春水,钓万顷秋波,袖手红尘之外,岸视时流,看惯了一百番的秋月春风。

我是无名渔父,一壶浊酒一诗书便可草草度日:读一首唐诗,便是拔出了一支锈迹斑驳的古剑。精光黯黯中,闪烁着一尊尊成败英雄不灭的精魂。死生契阔,气吞山河,都在滚滚大浪中灰飞烟灭。豪迈呵!我一饮而尽,仰天长啸。却不会醉里挑灯看剑、梦里金戈铁马——我是渔父,只有一纶茧缕一轻钩,此生何所有?何所不有?再读一阙宋词,宛如打开一枚古老的胭脂盒,氤氲香气中,升腾起一个个薄命佳人哀婉的叹息。思君君不知,一帘幽怨寒。多少个寂寞的春夜襟染红粉泪!凄美呵!我浅斟低吟,拭泪掩卷。却从不过问世间情为何物,伊人魂归何处——我是渔父,只懂一棹春水一叶舟,一生无一言,无一可言。

我是无名渔父,家在苍烟落照间,暮色四合时,我载一壶酒拈一枝花,踏着芒鞋归去。酒盈斟,云满屋,不见人间荣辱。席间花无人戴,酒无人劝,我独歌独酌,独饮独笑,醉时狂语也无人管。吾庐虽小,却可容天容地,容日容月:南窗看山,西窗听潮,上有天窗可观星辰。夜深挑灯,运笔如泼,写句“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醒来信手付与沧海,宋代有位老友“梅妻鹤子”,我不曾种梅,也不会养鹤,只好明月当妻,星辰当子。每夜更移三鼓之时,海潮澎湃,众星沉睡,月便身着云裳,直落茅屋,床前银霜一片。每月朔日,嫦娥归宁,群星便彻夜不眠,千里清光,照我独卧逍遥夜。

我是无名渔父。一壶酒,一竿纶,烟蓑雨笠,芒鞋破钵,在万顷波涛中得自由。

我是无名渔父,结庐在喧嚣人境。潮起潮落,都是车声辚辚。门前熙熙攘攘,天下名利客,为名来、为利往。

我是无名渔父。当都市里华灯初上、游人如鲫时,我正乘着一叶扁舟驶入沧海。因为我是沧海里的无名渔父: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 …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