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父亲(宋怀强版)

父亲

作者:(日)芥川龙之介
朗诵:宋怀强

跟搭车时一样,我们好不容易才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下车。
大家彼此先互道过早安,再争先恐后抢夺候车室内的木凳子坐。
然后就是老样子,兴致勃勃地聊起天来。
聊来聊去,不是甲奸就是乙奸,没有一则好话。过一阵子,
能势批评起坐在他邻座一个看似工匠、正在阅读报纸的男人,
说他脚上的鞋子像开口雷。
“有道理,正是开口雷。”众人爆笑不已。
於是,其他人也沾沾自喜地物色起进出候车室内的各式各样人物。
“能势,能势,你看那个老板娘!”
“喝,她的脸就像鼓起肚子的河豚。”
此时,有人发现时刻表前站著一个怪异的男人,
正在察阅蝇头小字般的数字。那个男人穿著一件黑紫色的西装,
下半身是灰色粗条纹的长裤,
包裹著一双瘦巴巴像体操时用的球竿的脚。
头上戴著一顶老式的黑色宽檐呢帽,呢帽下露出斑白的头发,
看来 是个年纪已过半百的男人。……
“喂,那人怎样?”
众人同时望向那个怪异的男人。
我望见那男人的侧脸时,随即认出他是能势的父亲。
可是,当时那几个家伙,无人知道此事。
因此,众人均兴致勃勃地望著能势,
等待能势会想出什么适当的形容词来戏谑此滑稽的男人,
并已准备好听后的笑声。能势此时此刻的心境,
不是中学四年级的少年郎能推测出的。我差点就脱口说出:
“那是能势的老爸耶!”
就在这时,能势开口了。
“那小子吗?那小子 是个伦敦乞丐”。
理所当然,众人同时发出爆笑。
有人甚至故意模仿能势父亲的动作,
往后仰再装作掏出怀表的样子。
我见状,情不自禁的低下头。
因为当时的我,实在没有勇气去观看能势的表情。
阴霾的候车室,昏暗得像是日暮后。
这个身穿与现代离谱的服装,
本身更与现代绝缘的老人,
在这个眼花缭乱的动态人群洪水中,
将一顶超脱现代的黑色宽檐呢帽靠后戴著,
并将一个绑著紫色绦带的怀表搁在右掌中,
依然故我地像一尊抽水机般伫立在时刻表前……
日后,我不著痕迹地探听,
才得知当时任职於大学药房的能势的父亲,
因想在上班途中顺路看一眼儿子跟同学一道启程毕业旅行的模样,
故意瞒著儿子特意赶到候车室来的。
能势五十雄,中学毕业以后不久,便患了肺结核,撒手尘寰。
在学校的图书馆举行他的追悼式时,
站立在戴著学生帽的能势遗像前朗读追悼辞的,
正是我。我在悼辞中,加上这么一句。“你,是个孝子”。

大正五年(1916)三月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