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风流绝代李清照

李清照

作者:段生军
朗诵:山海吟

宋朝,一个全民作词,万众写词的时代。可以说,随便出门都能遇到几个出口成章的人,更不用说苏轼、辛弃疾、欧阳修这些名垂青史的大家。但若要你问,谁知道著名的女词人?所有人肯定第一时间脱口而出:李清照。没错。李清照就是从这千万高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千古第一才女。
李清照,千年才有如此一人,风头出尽,风流至极。父亲是大学士苏轼的学生,得到过苏轼的真传,才气逼人。母亲出生在当朝状元家庭,饱读诗书,蕙质兰心。李清照绝对没有辜负父母的良好基因,堪称宋朝第一才女,而且我们还可以从她的词中读出她是一个“才女、情圣、酒鬼、赌徒”。

一、才女
当李清照还是青涩少女,青春年华的时候,她就写出了《点绛唇?蹴罢秋千》:“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一个情窦初开少女的青春活力、好奇、娇羞,还有一点调皮,在每一个字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小小年纪的丫头片子,逼人的才气,把当时很多成名成家的前辈直吓得瞠目结舌。
李清照后来嫁给了同样出生书香门第、官宦之家的赵明诚。真可谓女才郎貌,佳人配才子,好一对璧人。自古贤妻良母的要义在于相夫教子,做家务,无才便是德。有情有爱,只能藏在心里,说出来的不是婊子,就是臭不要脸的狐狸精。李清照偏偏有才,也偏偏有情。
新婚燕尔,丈夫赵明诚外出,恰恰又逢重阳节,李清照思夫心切,写了一首《醉花阴》寄给丈夫:“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不仅要把心中的情说出来,还要用一种非常有才情的表达方式。
至于现实对她这种人的深深恶意,完全不放在心上。赵明诚拿到妻子寄来的相思词,既被她的才情倾倒,又被她的柔情感动。读了一遍又一遍,犹如娇妻在怀,如醉如痴。

二 、情圣
纷纷乱世,滚滚红尘,悠悠岁月,难掩风流。
那一年,李清照和赵明诚刚刚结婚。
那一年,高官厚禄犹在,岁月静好。只是酷暑难消,恰好傍晚一阵暴雨,冲刷了燥热,留下了浓情蜜意。“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这样良辰美景,如果没有佳人,没有爱情,实在是浪费。幸好不仅有人,也有情。美人抚琴一曲,柔肠款款;对镜点了朱唇,粼粼秋波。芙蓉出水,睡袍薄如蝉翼,肌肤滑如脂白似雪,若隐若现,活色生香。这都不算,还要在耳边哝哝细语:“亲爱的,今晚枕席好凉快呀!”
宋词大家中,不乏柳永,秦观之流的情词艳语高手,却很难找到比这更香艳的作品。难怪有人要骂她是“不知羞耻”了。他们自骂他们的。无非因为自己没有遇到这么好的情,遇到了又没有这么好的才,就只好假装卫道夫的样子了。
李清照,当然不会在乎,仍然用浪漫的情调去抒写自己的蜜月生活,抒写夫妻之间的卿卿我我,恩恩爱爱,情也有,意也有,羡煞人也!

三 、酒鬼
风流总是和酒分不开,不过大家都以为这是男人的事情。但李清照不仅喝酒,还经常喝得找不到东南西北。
还是少女时,经常喝到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丈夫不在家,思夫心切,喝酒:“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到了老年,漂泊流离,更要喝酒:“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赏花时,更不能无酒。菊花开了,喝酒:“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茶花开了,喝酒:“金尊倒,拼了尽烛,不管黄昏”;梅花开了,喝酒:“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喝酒的理由,只要找,从来都会有的。不仅要喝,还要宿醉不醒:“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四、赌徒
除了喝酒,李清照还赌博,而且成性。她流传后世的文章非常稀少,但关于赌博打马戏的就有三篇。自己在序言中写道:“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自南渡来流离迁徒,尽散博具,故罕为之,然实未尝忘于胸中也。”更不忘炫耀吹嘘自己在赌博事业中的贡献:“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
这就是李清照,被上天宠爱过,也被上天遗弃过;在残酷的现实中漂泊过,挣扎过,恨过,更我行我素、恣意潇洒、酣畅淋漓地爱过、活过。这就是宋朝第一才女李清照的悲喜人生,堪称“才女、情圣、酒鬼、赌徒”。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杜明春说道: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