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牵梦

知青

作者:墨铭
朗诵:雨音

“几度风雨送夕阳,一段真情到永久。
浮沉难相见,轮回又聚首。
总想与你再同行,牵的却是梦的手……”

我梦中的人呀,
当我们还没完全从少年跨入青年门槛的时候,
我们是牵着手走向了广阔天地。
然而,那个时候我们只想着如何回城,
那个时候我们的爱情不是梦。

如今,我们都把天命甩在了身后,
方知人生怎一个情字了得!
尤其劳燕分飞天各一方的我们
能在这茫茫网海中再次相逢,
也才深切的感受到了
什么叫三十五年前的一片叶子,
又在三十五年后再次
飘落到你肩头上的缘份!

不要说这是什么直让人生死相许的情字;
更不要说这是什么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情节。
“人生好似一杯酒,
醉情醉心醉春秋;
人生好似一出戏,
演爱演恨演悲愁。
总想与你再同行,
牵的却是梦的手。

你问我为什么总说梦?
我明白,
你是想问我是不是还有着当年的爱?
那么我说
你这么想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儿俗了?
这世上这网上那些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好像都在用庄重又深情的语音在
讲着说着吟着诵着这个“爱”字。
你应该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也说,也常说,
且似乎比好多人比任何人都说得又真诚又动人。

然而在经过了三十年河东河西的人生后,
现在的我却拒绝说。
不是我不会说了,
也不是我不能说,
更不是我不想说不愿意说,
而是在我看来那个被人们说烂了的字眼
越来越像一件装饰品,
一串珍珠的或钻石的项链
并不能说明主人的美丽。
这还算是高贵的了,
当一串人造的水晶甚至一串
透明的塑料都可以挂在脖子上炫耀的时候,
打死我,我也不再说那个字了!

我梦中的人呀,
如果你说你并不是非让我说那个字,
而只是想听那个字原本的内涵,
那么好吧,请听我说:
“我梦你!”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用梦
来替换那个字,那么我说
因为我不是一串项链,而是一只陀螺。
还记得我们在广阔天地时
常唱的那首《陀螺》嘛?
“我是只陀螺,命运的手转动着我;
你是片落叶,命运的风带你飘泊。

大地上没有你我的影子,
岁月中却有着失落。
本应该相互依偎相互寄托,
却依然迷茫情相隔。

也许一开始就是错,
也许只能无可奈何。
无言唱首歌,
有花开就有花落。”
是的,我们的爱情不是梦,
我们的爱情没有故事,
我们的爱情只是这首歌,
哪怕我们有奇缘又在网上相逢,
但却已无法在生活中面对!
我梦中的人呀,你对我说,
如果我不说那个字
那就对你说一些情话吧。
我说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特能说情话,
我能从月亮升起说到太阳升起,
能滔滔不绝发誓诅咒般地
从海枯石烂说到地老天荒!
不但能说还特能写,
我能把从古到今经典的爱情小说中
最美妙华丽动人的词章
编排到一封情书之中!
那时候我最短的情书,
都是部中篇小说的长度!
可是,对不起,现在的我
不再说那个被人们说烂了的字一样,
也不再写什么情书说什么情话了。
我梦中的人呀,如果你噘起了嘴,
我还是启不了口,因为让一个
三十功名尘与土的人去聊什么
不知八千里路云和月的少年狂,
你不觉得又有那么一些些幼稚,
虚伪,肉麻么?!
如果你非要我说些什么,
那么我说我唱行么?
还是请你听,
我开头的那首歌吧
《牵梦》……

我梦中的人啊,
我们经历了现实的人生,
却似乎只剩下情和梦了。
这样也好,
因为有梦也才还有理想,
有理想才有希望!你说是吗?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