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苍鹰之死

鹰

作者: 琴箫剑气
朗诵: 李进

一块带血的岩石在黑夜里唱着悲壮的歌……

你高踞于悬崖上,再度俯视着这个使你骄傲了一生的世界:蔚蓝色的海洋,起伏的山峦,茂密的丛林。这些,都在你的翅膀下颤抖过,但现在,这些都不再属于你——你老了!那令人羡慕的充满了光泽的羽毛如今也黯淡无光蓬乱不堪,但你仍懒得梳理一下,或者说根本没有力量梳理了,但有一次你费力地做完了这些事的时候,你忽然感到眼冒金星,至此,你便明白你真的老了。

当你从脱离母体开始,你的母亲便用鲜血为你铸就了高昂的信念,你就似乎明白了,你是鸟中更强健的鸟,你张开遮天蔽日的双翼,将自己巨大的身影投射在草原上,使那些惊慌的小动物们东跑西藏,你的双爪和铁一般的嘴抓住了一个又一个动物的身躯,你是草原上永久的图腾,诗歌在你身上迸发出耀眼的火花,诗人,是你粗犷的笔锋将你雕成高耸的大山,风吹雨打无畏无惧,图腾如斯,你自由飞翔无牵无挂,世间万物生灵的栖息使你永远跋涉于岁月之巅。

许多年的跋涉开始磨损着你的躯体,你在悬崖上,枯槁无力,在风中瑟瑟发抖。你凝望着周围的一切,看着被你的双翅拍打成的岩石缺口,发出最后的微笑。

金色的黄昏在预示着黑夜的来临,望着这黑夜来临前的使者,你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你如看到了多年前那深不见底的岁月里悠悠做着的梦。

你不停地飞翔,用彩色的条纹将天空画成优美的图景,你如你的母亲一样将鲜血洒向自己的儿女,你心中升起红彤彤的希望,升起少有的柔情,但一切如过眼云烟,一切如稀薄的冰块迅速散去,一切如瑰丽的梦。你开始迷蒙,你哭泣的声音悲哀了整个悬崖。你望着永远没回的丈夫的方向作永久的痴痴等待,宛如生命中与生俱来的一个诺言。你已等待了千年了!你流泪你呐喊你望着闪着绿光的蟒蛇吞食幼小的儿子,你开始静默,你无泪无悲无喜,你感到你不是一只鹰。蟒蛇终于被疯狂的你扇成了肉酱。你喘息着,凝视着最后一个儿子。你没有流泪,几滴殷红的血从你的眼睛和喉管里流了出来。

一个清亮的早晨,你终于放走了你唯一的儿子,尽管他围着你哀叫,但你仍赶走了他。因为你是一只真正的鹰,你的儿子也同样是一只笑傲世间万物的强大的鹰。

你孤独一生,忧伤一生。你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注定了会是一趟孤独之旅,你只能与蓝天白云为伍。你不断超越着,只有在不断的超越中,才能感到生命的充实。

但现在你不能再超越了,你只能仰望着白云,仰望着你曾拥有过的一切。你曾那样清晰地看见过白云从你身边飘走,看它们唱着悠闲的歌。你幻想着那曾经使你骄傲过的一切能再次在你的双翅下发出辉煌的光,但你无能为力。

涨潮了,海开始发出巨大的啸声,将浪花重重地摔打在石壁上,轰隆隆如雷声一般的海啸深深震撼着你,你不能傲视它,是的,你从未发现海也有如此的威力与内涵,你甚至都不敢向下看一眼。海浪在奔跑,暮色在加重,你深深体会到了一个弱者的悲哀。你已经捕捉不到可吃的东西了,只能发出几声凄凉的长啸。

你回忆着过去,热切地期盼一种东西的降临。圣霖甘露?烈火熊熊?死亡?……你心悸地想着自己的死亡,不由恐怖地大叫,你仿佛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别人烘烤着,撕裂成片。一想到此,你便不住地抽搐,长叫。

黑夜笼罩着一切。

你疲惫不堪,精神的恐怖快要耗尽你的整个生命。黑夜之中你十分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喘息。但你不能让自己的身体落到地上任人烘烤。在死亡来临的一瞬,你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激情与悲壮。你曾是强大无比的鹰,毕竟有过真正的生命啊!死亡是最终的结局,你不想后悔于生命的终结。有过一次真正的飞翔,便足以欣慰一生,何况你一生都真正地飞翔着,体现着生命的顽强,有什么能比这更值得骄傲与自豪呢!

绵绵夜色加重着空间的凝重。你是一只真正飞翔过的强者,你热血翻滚,眼睛开始射出明亮的光,冲破夜色的笼罩。你奋力抖动双翅,啊!飞起来了,你欣喜地发现自己居然还能如此矫健地飞翔,是的,你不愿惨死在地面上任人宰割。你冲上黑黢黢的夜空,俯视着下面的一切。深渊漆黑不见底。你骄傲地飞行,选择着最后的归宿。

你是鹰,是不会向命运屈服的有过辉煌历史的不落的鹰。

你在心中一遍遍呼叫着,看了最后一眼你曾拥有过的世界,然后奋力朝岩石撞去……

一声悲壮而凄厉的长啸在夜色中久久回响,一个巨大的身躯在血的飞溅中悠悠飘落,一块带血的岩石在夜风中悲壮地鸣叫,一个烈性的传说在这里升华,山川听着千余年绵绵的传说,悲壮凄恻如歌如泣……

4 条回复

  1. 冷威威说道:

    热血翻滚

  2. 说道:

    内力深厚!

  3. 说道:

    情感的核裂变!感情大爆炸!
    粗鲁暴力直接的将情绪打入听着的心,无力抗拒!无力挑剔!就像万吨轮船撞裂了冰川!不知道老师的大名?膜拜!

  4. 张成伟说道:

    饱含深情,极有感染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