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朗诵-河床

黄河瀑布

作者:昌耀
朗诵:延伸

我从白头的巴颜喀拉走下。
白头的雪豹
默默卧在鹰的城堡,
目送我走向远方。
但我更是值得骄傲的一个
我老远就听到了
唐古特人的那些马车。
我轻轻地笑着,
并不出声。
我让那些早早上路的马车,
沿着我的堤坡,鱼贯而行。
那些马车响着刮木、
像奏着迎神的喇叭,
登上了我的胸脯。
轮子跳动在我鼓囊囊的肌块。
那些裹着冬装的唐古特车夫
也伴着他们的辕马
谨小慎微地举步,
随时准备拽紧
握在他们手心的刹绳。
他们说我是巨人般躺倒的河床。
他们说我是巨人般屹立的河床。
是的,我从白头的巴颜喀拉走下。
我是滋润的河床。
我是枯干的河床。
我是浩荡的河床。

我的令名如雷贯耳。
我坚实、宽厚、壮阔。
我是发育完备的雄性美。
我创造。
我须臾不停地向东方大海
排泻我那不竭的精力。
我刺肤纹身,
让精心显示的那些图形
可被仰观而不可近狎。
我喜欢向霜风透露我体魄之多毛。
我让万山洞开,
好叫钟情的众水
投入我博爱的襟怀。
我是父亲。

我爱听秃鹰长唳。
他有少年的声带。
他的目光有少女的媚眼。
他的翼轮双展之舞
可让血流沸腾。
我称誉在我隘口的
深雪潜伏达旦的那个猎人。
也同等地欣赏那头三条腿的母狼。
她在长夏的每一次黄昏
都要从我的阴影跛向
天边的彤云。
也永远怀念你们——消逝了的黄河象
我在每一个瞬间都同时看到你们。
我在每一个瞬间都表现为
大千众相。
我是屈曲的峰峦。是下陷的断层。
是切开的地峡。是眩晕的飓风。
是纵的河床。是横的河床。
是总谱的主旋律。
我一身织锦,一身珠宝,一身黄金。
我张弛如弓。我拓荒千里。

我是时间,是古迹。
是宇宙洪荒的一片腭骨化石。
是始皇帝。
我是排列成阵的帆墙。是广场。
是通都大邑。是展开的景观。
是不可测度的深渊。
是结构力。是驰道。是不可克的球门。
我把龙的形象重新推上世界的前台。
而现在我仍转向你们
白头的巴颜喀拉。
你们的马车已满载昆山之玉,
走向归程。
你们的麦种在农妇的胝掌准时的亮了。
你们的团栾月正从我的脐蒂升起。
我答应过你们,
我说潮汛即刻到来,
而潮汛,而潮汛
已经到来……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